早上看報紙時,不經意的看到報紙內文中有一個角落,
寫著金門的五壯士紀念碑,在九三軍人節當天重新整建落成的新聞,
心中突然激起一陣漣漪,ㄟ,這這這…不就是當初我在金門當兵時,
唯二的兩次遇到靈異事件中的一個地點嗎,哇,真是令人記憶猶新。
先來看看這新聞原文吧… :XD:


緬懷先烈 沙崗五壯士碑重修
2010-09-04 中國時報 【李金生/金門報導】

▼ 金門外島雷區將於民國一○二年全部清除,金防部重修四十四年以前,安岐營五名戰士因雷爆殉職,碧血橫灑沙崗海岸的紀念碑,指揮官張慶翔中將在「九三軍人節」率官兵致敬,緬懷排雷先烈為國犧牲的一頁史實。金防部重修沙崗5壯士紀念碑,緬懷44年前排雷先烈的一頁國殤史實。(李金生攝)

民國五十五年八月十三日上午十一時,陸軍步兵第十七師四十九團第二營第四連(安岐營西埔頭連)奉令在北海岸處理裸露於野外的各式廢雷,在搬運途中不幸引爆,造成四川籍上士班長陶文筆(四十四歲)、江西籍上士班長徐菊生(四十歲)和台南籍下士炮手羅國進(廿二歲)、台中籍一兵步槍林進雄(廿一歲)、台中籍一兵步槍紀超雄(廿一歲)五人殉職。
事後,金防部下令全面停工,以後非經專技人員指導,禁止再處理廢雷。該連隊長袁強率弟兄建碑紀念,每年農曆中元節也遵照民俗祭拜,告慰袍澤在天之靈。
後來升任上校,在國防大學任職教官的袁強,退役後在民國九十二年十月、九十五年三月兩度偕另一半重返金門,到沙崗五壯士紀念碑弔祭,目睹因海岸據點撤哨乏人維修,石碑歷經日曬雨淋,碑頂國徽崩塌,五張遺照和碑文均已斑駁難辨,心中十分難過。

金防部指揮官張慶翔中將獲悉此事,指示金西守備隊鳩工整修,四周景觀煥然一新,並透過退輔會與目前住在中和市的袁強取得聯繫,根據他提供的原始資料重撰碑文,還原發生於四十四年前的國殤史實。
張中將昨於「九三軍人節」率政戰部主任李智雄、副參謀長楊迺聲,與官兵代表虔敬祭拜,表彰五壯士忠貞任事犧牲奉獻。


話說這個五壯士碑,是當年我去查金西的W013唯一可開車進去的一條產業道路。
印象中以前碑的前後左右都是樹,道路相隔約五公尺處,還可看到掛著雷區的警告標誌,
所以就算開車進去也是開的心驚膽戰,不像現在空曠一片。
那倒底靈異在哪?我第一次去的時候,是順著軍用地圖去查哨,
但由於沒去過該據點,此只能慢慢的看路,尤其查哨多半是晚上一兩點,更加顯得陰森。
就在走到一半時,車燈猛然照到這五壯士碑,心裡面下了一跳,但也沒多作聯想。
後來查完哨出來後,經過時又多瞄一眼,之後我的M151A2就開始怪怪的,
檔位打不進去,方向盤似乎轉向軸有問題,一直有種要開到旁邊雷區去的感覺。
好不容易開道往古寧頭的水泥路上後,說也奇怪車子突然就正常了。
隔天問了其他駕駛後才知道,進據點看到五壯士碑,一定要脫帽喊學長好,
否則騎腳踏車一定落鏈,騎摩托車一定熄火,開車會怎樣就不知道了…XD
後來我只要去013查哨,一定會喊學長好…XD說也奇怪,從此車子也沒在那個地方出現怪事。
倒是駐守那個據點的排長,每次看到我們去就開始聊天,因為很少有查哨車會進去的啦…XD

看完這個新聞以後,我又接著想找找有沒有以前的金門相片可看,
結果發現了一個部落格,裡面有滿滿的各式據點碉堡照片: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記錄金門戰地史蹟戰史,見證金門戰地歷史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哇,找到以前的營區現況照,真是令人百感交集,有種時光飛逝歲月如梭的感覺。
徵得該部落格格主的同意,我借用他的照片來講一些陳年往事回味一下…XD

我第一個有興趣的照片,就是對我以前在金門時,到部的第一個營區:燕南山
燕南山在金門的西邊,位置上有點接近金門酒廠,不過還有點距離就是。
但由於在山丘上,所以位置也比較隱密。

(以下照片摘自金門戰地史蹟部落格)
▼ 這是營區大門的崗哨,想當初我也站過一陣子…XD 印象中進來的路口還有一個百姓公廟
不過這崗哨完全整修過了,以前確實比較舊一點,我也在右邊的崗哨中,看到大把螢火蟲過。
▼ 令人懷念的二級廠啊…XD 前面有個小煙囪的,其實原本是我們的補保的辦公室
突然想起那個裝檢時的保15-002表…XD

▼ 二級廠近照,好懷念啊,半夜自己來左邊小路進去的油庫加油最刺激了…XD
不知道這個二級廠後面的戰車壕,當初我們班超時所埋藏的多餘料件,有沒有被找到過…科科

▼ 荒煙漫草,這張應該是二級廠前方的庫房,印象中那時已經是空的,但也沒變這副德性

▼ 這應該是剛剛那個有小煙囪舍房的近照

▼ 這個是營區上方的空軍雷達站,那些空軍會跟我們一起搭伙,但過的真的超爽的

▼ 這是雷達站前方的籃球場,我們三不五時跟空軍的挑籃球,… :XD:

印象中中秋跟過年還有在這邊開過烤肉晚會跟活動的樣子…XD

▼ 上面是營(旅)長室,這條樓梯我以前還蠻常上去的,一大早都會在這邊掃地納涼兼抽菸

▼ 這又是營區內另外一個神祕地帶,當初是營部報台跟查線班的辦公室

進去可是一堆小庫房跟坑道,所以晚上走一定要帶手電筒,不然絕對會摔個狗吃屎

▼ 這也是小坑道,進去可通其他庫房

這個庫房原本是雜物間,後來給醫官當醫務室與寢室,醫官被借到防部去後,又變成另外一位一等士官長的寢室,反正這間房間夠大,最後三米碗糕都會往這邊丟… :XD:

▼ 這張應該大寢室後方的庫房,想當年封存過上千隻的57,一狗票的四五迫砲…
印象最深的,就是搬了四座105榴砲管上去封存,媽啊,你知道那個有多重嗎…雙手萬能啊…XD

▼ 大寢室前方的衛哨亭,我們以前都在這個衛哨亭等消夜啊….哈哈哈哈

▼ 這個應該是衛哨亭前方的牆,印象中曾經在每週的戰備日,躲這邊就定位過…

▼ 前方的是大寢,後方的是連長室,不過咧,嘿嘿嘿,旁邊的草皮跟連長室裏面,都是墓
最爆笑的一次是清明節有人進營區要掃墓,結果敲了連長室的門說要進去拜拜,
進了以後就直接跑到寢室把床搬開,對著床底開始燒香…原來他祖先的墓在那個位置…XD
不過這條馬路以前沒這麼平整,晨跑時如果一直往下走,可以過一個小村直接到金門酒廠去,
也可以繞到古崗湖去跑一跑…但是真的很累就是了…XD

▼ 這是當時的大寢室,但竟然變成中山室,差真多…XD 看到那個階梯,我就想起變態學長了…

▼ 右邊的是廚房,左邊是浴室,兩間營舍中間的空地我們有種過菜…XD

真的有太多回憶在這邊,不過後來我們也搬到別的營區去,就再也沒機會看到這個營區了,
現在看到這些照片,真的是勾起塵封已久的回憶,反正那位大哥的部落格中還有一大堆照片,
下次再借用一下拿來講古說依些有趣的事情好了… :XD:

By Hank

2 thoughts on “金門軍旅生活回憶 – 01”
  1. 你們搬走以後好一段時間,換我們進駐這個營區。
    這些照片好熟悉啊!

    96年我也有回金門去看過,
    長城堡、雙乳山、中興崗通通去看過~

    要去要趁早啊!這些據點好像維護得很不好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